首页 要闻 中国 广东 国际 港台 社会 香港 专题 理论 九龙 新闻 体育 明星 
 
资料搜索
站内 网页
热点关注
·2018年足球世界杯又要开始啦
·香港大明星刘德华 谭咏麟
·香港娱乐圈很乱吗?
·在线直播手机客户端下载
·手机上网第一门户
·春暖花开时 喜看两会节日品格
·3.15,中国人你为什么不生气
·2017年香港新明星排名
·南方网我每天都上——徐少华书记又“回贴”了
·品头论足 把脉媒体 网友说话
·张国荣最红电影是什么
·聚焦燃油附加,期待市长关注!
·香港明星资料 八卦新闻为什么那么多
·专版“网尽两会”开通
·579999小马哥香港百度
·过年啦!
·酸酸甜甜情人节
·网友代表不再沟通难 报网联动创造新模式
·两会网民最牵挂 开门七件烦恼事
·报网联动,网民点题,记者跑会
·发展县域经济,网友有话说
·刘德华出道时时几岁
·路在何方,请你执笔
·网民执导——YOU的2006
·抱抱团——一路走来,面目全非
·中特图【明星梅艳芳】照片
·今晚什么是最火热的
·热烈祝贺南方网开通五周年
·香港九龙集团在那条街
·天天验证一下身体
 当前位置:首页 >  今期热点词库 >

2017年最准资料,2018年足球世界杯几月份开始?

首先,所有的人名会用字母处理话,大家不用太去猜测谁是谁。
  其实明星养鬼这种事,在我们内地因为各种社会因素,比较少,港台以及新马泰比较多。但是很少有长期养鬼的,都是在事业最低谷,遇到很大的坎时,才会养鬼,改善一下运气,然后用今后的运势慢慢的加倍弥补。
  我跟着师父也见过不少明星,以前太小,对他们没有什么感觉。后来我慢慢长大了,也有自己的偶像了,所以就很希望能有明星找我们养鬼。
  终于在2009年,有个老顾客搭桥联系师父,说香港有个女明星要养鬼,让师父过去谈一下。师父以为只是一件很普通的养鬼,就带着我一起过去了。
  见到那位女明星的时候,我惊讶的合不上嘴,是我很喜欢的一个女明星。当时我激动的搓手搓脚,好一会后才缓过情绪来。并且她老公,也是我偶像,不过当时他们已经分居了,所以我没有见到她老公。
  那位女明星,我们暂且就叫她A吧。A当时遇到了一件大事,事业已经全部停下来了,停了一年了!我也在网上看到了很多相关新闻,算是年度最大的新闻了。她老公也要跟她离婚,她已经处于崩溃边缘了。我见到她的时候,她很憔悴。
  她告诉师父,如果不是实在没办法了,也不会出此下策。师父点头,问了下她具体要求,但是随后师父就摇头了。
  因为A女星要求的太大了,一般人都是在低谷的时候,才会养鬼慢慢改善运气。而她却要求事业一下子到巅峰,婚姻什么的全都要美满。
  养鬼,有顺势催运,也有逆势改运。顺势催运的话,用些魂薄的小鬼就行了,遗留问题也不大。逆势改运,那就需要很重的小鬼,但是只是一点点的改,尽管这样,遗留问题很大。而A女星所要求的逆势改运,则是颠覆性的。这种小鬼,在外面收的都没用,必须要用活人炼魂。
  养鬼本来就损阴德,用活人炼魂,更是禁忌。
  师父很坚决的拒绝了,A女星出价一百万,师父都没有同意。最后A无奈之下,同意师父提的用薄魂慢慢改运。但是A女星后来找了别人炼活鬼,不过这是后话,后面会提到。
  当时家里只有一只小鬼,并且魂很薄,是师父收的游魂。所以需要出去找新鬼,那时是夏天,经常有小孩溺水身亡。我们回到家后,师父就让我出去找鬼了,我骑着自行车在隔壁乡转了两天,终于有个村子有小孩溺水死了。
  为了不引起别人注意,我在晚上十二点多的时候才进村,在小孩溺水的那个渡口引他过来。引鬼用的是黄杨木。
  这里简单介绍一下黄杨木,《酉阳杂俎》记载“黄杨每岁一寸,不溢分,至闰年反缩一寸,是天限之命也。”就是指黄杨木每年只长一寸,不多分毫,并且在闰年的时候,不但不会生长,反而会缩小一寸。曾经有人研究过,确实如此。并且黄杨木放水里会沉,还烧不着。具体详细的应用以后慢慢提。 
我把黄杨木人绑了根红线,丢进水里,慢慢的哼着儿歌。因为此地虽然背山朝水,但是却因为两边的山脉往前推,而再蔓延过去又收回。所以这是半环形的山脉。而前面的水,因为被山脉所拥,再加上地里位置特殊,一年四季很少吹到风,那么就是死水。所以,此地在象形上讲,正是虎口。由于身后的山脉逐渐升高,所以还是下山虎。
  在虎口已经够危险了,在下山虎口中,必死人!
  土豪的一个跟班跑过来,叫我上船了,我想过去叫老同学离开,但是却又怕他难为情,而这边又催,为难之际,先上了船。
  游轮渐渐驶离,我找了个间隙,问了下梁伯那里的风水怎么样,梁伯笑了笑,说你自己看这像什么?这么明显,还要问我啊?
  确定梁伯也是这么看的时候,我更难受了,回去劝同学,他面子下不去,不劝,让他处在虎口,随时面临生命危险?
  游轮开始转向,朝着香港岛开,同学所在的位置也渐渐被山脉挡住。
  最终,我突然想到了一个办法,先让土豪把船停了,然后拨通了报警电话。
  香港的警察效率很高,尽管在南丫岛这么偏的地方,十多分钟后,一大批警察来了。那些在建的黑民工,有些往海里跑,有些望山上跑。
  土豪哈哈一笑,说我够坏,适合做大事。唯有梁伯,冲我会心的笑了一下。我想,那名同学那么好面子,他是情愿被抓,然后遣返回去,也不愿意被曾经的好友见他如此落魄。
  虽然这件事处理的不是很好,但是也只能如此,活着,就是慢慢将就。将就着吃,将就着住,将就着结婚,将就着死去。
  回九龙后梁伯决定去土豪的老家,惠州看一看。而我因为一路上都是A女星的新闻,心里烦躁的很,所以决定不跟梁伯去惠州,而是下来,先把A女星的术给破了,不管怎么说,师父都是因为她而死的,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讲,没有A女星,师父也迟早回去找他师弟算账。
  梁伯尊重我的决定,让阿雯全力协助我,在需要一些人脉以及通行证的时候,找她。
  做了决定,我站在电视机钱,看在A女星的广告,道:“看你能得瑟多久!”要出发了,我才发现自己有很多东西都不大懂,比如如果收了A女星养的那只鬼,该怎么处理?会不会伤到我自己。不过既然打算干了,我也不想磨叽,在梁伯的办公室里翻了很多资料,研究了一晚上,算是有了个大概。
  首先,我必须得到A女星的头发和指甲。养鬼的会以为事主是主人,所以我必须用A女星的头发指甲诱导那只猛鬼,让他误以为我是主人,而后的事就好办多了。
  我让阿雯帮我打听一下A女星的行踪。
  梁伯干这行,接触过很多人,一些当红明星,以及制片人,都有人脉在那。阿雯很快帮我打听出了A女星的行踪,明天会去电视台录节目,后天则会去拍广告,不过都在室内,很难接近。知道了她要去哪,就好办了。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打车去了电视台,如果不是因为看见那个著名的标志,真会以为这是家工厂。
  不过门卫很严,我得先想办法混进去,之后再伺机行动。
  从七点钟到九点,都没有找到机会混进去,肚子饿的咕咕叫,在外面买了碗鱼丸,扑街,要四十块钱!
  其实跟着梁伯混,不缺这点钱,只是跟着师父节俭惯了,不由的心疼一番。
  我仔细看了一下,这家电视台进去都要打卡,里面也有摄影棚,群众演员进去,都要副导演带着,否则进不去。
  我在镜子里照了照自己的形象,感觉一点也不像群众演员,怎么也得是个男一号,当然,其中加了很多自恋成分,没人觉得自己会是跑龙套的。
  因为现在没有什么客人,所以老板在我旁边坐了下来。他看我吃鱼丸那么慢,以为我是来撞明星的,就笑道:“我这里,别的没有,明星最多了!好多明星啊,别看他们珠光宝气的,其实都爱吃我这里的鱼丸,你再等等,就有明星的助手来买了!”
  我疑惑的问老板,那如果助手忙不过来怎么办?老板哈哈一笑,说那就让伙计送过去啊。并且因为门卫和他们都熟,所以一般伙计送吃的进去,都不会拦。
  我想我知道怎么混进去了,先和老板混好关系先!
  和老板扯天扯地,扯老家,老板老家也是潮州的,很爽快。于是我告诉他自己确实是在等明星签名的,可是怎么都碰不到。
  说话间店里的电话响了,老板接通后,是电视台一导演叫的鱼丸,现在正在拍片,助手忙不过来。我抓住这个机会,和老板说情,希望能让我冒充店员送鱼丸进去。
  潮州男人都有点大男子主义,刚才和我聊的那么嗨,现在也不好拒绝我,所以就答应我了。弄好鱼丸,贴上标签,送去,第三厂棚,蔡导演收。老板让我穿上了工作服,叮嘱我千万别去偷拍明星换衣服之类的,找到了,要个签名就赶紧出来。我当然向他保证不会,顺利的流进了电视台,无语,里面外面都像工厂,盒子一个个,一点也不像内地,电视台都要建成城市标签。
  第三厂棚,我拉着个工作人员问了一下,他指了指方向,我便过去了。原来不止外面有保安,每个厂棚还有保安,似乎要更严。
  我说我是来送外卖的,保安放我进去了,里面似乎正在拍戏,我喜欢的一个女明星穿着旗袍,抱着一个婴儿,很怜惜的在哄婴儿睡觉。
  由于太喜欢那名女星,所以我就停下来看看她。随后导演一声咔,那女星马上厌恶的把婴儿推给助手抱,还不停的拍着身上,骂那婴儿身上的味太重。
  一名工作人员看见我了,走过来问我是不是给蔡导演的,我点头,她付了我五十块钱,然后把鱼丸接过去了。我现在有些后悔了,因为我还没有问阿雯录节目是在哪,这电视台太大了,到哪去找啊。
  我把工作服脱下,丢在一边。
  徘徊之际,几个群众演员已经陆续在出去了,一名工作人员大声吼着赶紧的,然后似乎朝着我这个方向在叫骂着谁,一名小青年拉了我一把,说导演叫你呢,赶紧去四厂棚!
  我擦,把我当成群演了,也罢,我就慢慢套下话,再到录节目的地方去。
  我挤在群演中,被带进了另一个厂棚,这里正在拍时装剧,工作人员已经把景板搬好了,里面被装扮成一个酒店模样。副导演让我们赶紧换下民国装,然后还夸我换的真快,眨眼的功夫就换上现代装了。
  换好衣服后,副导演给我们将戏,等会当华哥说到“谁怕谁”的时候,我们就趴桌子全站起来助势。然后我们都五人一伙,围着餐桌坐下,当然,餐桌上除了写塑料水果之外,啥都没有。
  坐我旁边的哼着鼻子,耸起肩膀,把自己弄得很雄壮,义愤填膺的样子,好像现在入戏了。
  我轻轻碰了下他,问他知不知道录谈话节目在哪。
  他头都不转一下,道:“别害我出戏!”
  靠,这家伙还真把自己当主演了,我们等了十来分钟,华哥才匆匆赶来,一身皮衣,导演给华哥讲了下戏,然后让大家准备,开拍了。
  华哥和一个黑帮头头在聊天,话里咄咄逼人,那模样,让人怀疑他平时是不是就是个混混。
  “谁怕谁!”华哥一声吼。
  我们都唰一下站了起来,唯有我隔壁的那位,拍桌子站起来后还指着对方大喊一声扑街!
  华哥张大嘴,看着他,然后看看导演,说这不是他的台词吗?导演把隔壁仁兄一顿臭骂。仁兄嘻嘻笑着说太入戏了,本色演出,没办法。导演说再拍一次,华哥用手指着隔壁仁兄,阴笑着骂道:“扑街啊!你个扑街!”
  之后再有几次,我们就只负责做背景墙,没有动作,没有台词。
  折腾了几个小时,总算是出厂棚了,一出厂棚,那仁兄也就出戏了,先跟说了声抱歉,然后说他们现在就是要去一个做观众,一个女星来录谈话节目。
  我问她来录谈话节目的是谁,他说他也不知道,他是出来混的,没钱了,才来做群演。难怪刚才他演的那么像,原来本身就是个古惑仔。
  我们像鸡鸭一样被人从这个厂棚赶到那个厂棚,最后进了一个录影棚,这里环境好多了,还开了空调。看见上面的台上背景板上贴的海报,我知道,要来录影的就是A女星。总算是找到机会了!
  我们在那里足足等了两个小时,A女星才姗姗来迟,跟主持人谈笑进来,笑的嘴巴都合不拢了。
  他们就座后,几台摄影机都准备就位了,开拍了,A女星马上就收住笑容,一副刚被人QJ过的哭相。
  主持人先跟她聊着家长,然后问到她之前出的事,A女星眼泪马上就下来了,梗咽的说不出话来,主持人也吸着气,轻轻安慰着她。
  摄像机对准我们,我们也按照之前的要求,配合着吸唢。A女星控制住了情绪,才开始将那些经历,将到动容处,又开始梗咽。
  主持人似乎有点不耐烦了,往后一靠,耷拉着个脸。
  过了一会,A女星一抬头,主持人马上喊摄影师停!因为A女星哭破了妆,A女星见摄影机停了,马上笑了起来,笑着说不好意思,然后一工作人员上来给她补妆。打好了粉,助手正要离开的时候,手抖了一下,化妆盒洒了A女星一身。
  A女星马上站起来,一巴掌抽过去,然后骂工作人员脑子进水了还是进屎了。
  主持人赶紧解围,让A女星去化妆间换下装,我也趁机从后门溜了出去。在走廊上见到了A女星,她朝我反方向走,我赶紧埋头跟上去。转了个弯,A女星进了化妆间,助理则在外面守着,我想难得有这好机会,可不能就这么轻易的放弃了。壮着胆走过去,一副很熟的样子问她考虑的怎么样了。
  她自然迷惑,问我什么考虑的怎么样。我说我是蔡导演的助理啊,他上次见过你,觉得你很适合新戏的主角,还跟A姐姐说了啊!然后我又一副纳闷的样子,质疑难道A姐姐没有告诉她?
  看她的表情,有些温怒了,但是对着我,又笑了,说她并不知道这件事。于是我谎称正好蔡导演就在前面的会议室,你现在过去跟她聊聊啊!
  可以当明星,谁还愿意做明星助理啊?她一溜烟的跑了,我则混进了化妆间,里面有两个女孩在在忙乎,我顺着旁边的假发架,找了个套上,然后再戴上墨镜,最后再披上一件大的女士风衣,把我的衣服遮住。
  捏着声音走近,对那两个工作人员说那主持人又是找她们过去,这边有我看着就行了。她们两个走了,A女星在格子间里换衣服,一会后丢了一套衣服出来,说不行,要粉色那个。
  于是我又挑了个粉色的给她丢进去,谁知她突然开门,破口大骂,说我是猪头,不是这个款式。不过她很快就发现我不是原来的人,问原来两个人去哪了,我说原来的人有事走了,现在我帮她忙。她冷哼哼着,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是阔太而不是打工的呢。
  A女星哼了一声,挑了那个合适的衣服进去了,我则在门口等着,从门缝中瞄进去,啧啧啧,真的好平,估计我挤一下都有她的大。
  她换好衣服后出来,坐在梳妆台前,让我帮她淑一下头,再画个妆。我TMD哪里会梳头啊,于是让她闭上了眼睛休息片刻,我弄好了再叫她。
  她一闭上眼睛,我就迅速拉断了她的头发,然后说A姐姐你的手好漂亮啊,伸手去握她的手,爱尼玛,真干!梳妆架上什么都有,我迅速剪下她的指甲,她惊讶的问我干嘛?我说哪里断了一点点。
  谁知道她突然抓起桌上的一瓶润肤水,转身砸我脸上,叫我滚!
  我正想滚呢!于是呜呜呜的跑了。
  出化妆间的时候那两个工作人员正回来,说哪个主持人找她们啊?我没理,继续呜呜的跑了。
  离开了摄影棚,我怕引起别人的注意,就压着速度往外面走。保安也没多问什么,离开了电视台,我现在就直奔A女星家,她家我可知道在哪的!湾仔!虽然白天溜进她家里不大实际,但是我还是想尝试一下,我坐车到了她家的小区,这一区明星多,有钱人多,所以门卫特别森严。我在外面一个角落徘徊,找机会,不过可惜的是,等了一天也没有机会。到了晚上,想翻墙出去,可是又到处都是摄像头,门卫巡逻,并且我之前去过她家,知道除了小区这道坎,还有每栋楼下面都有锁,并且都是指纹锁,我是干玄学的,对高科技的东西一窍不通。
  所以,唯一能进去的方法,就是找个内应!
  干等着也不是办法,我就先回去吃个夜宵,同时想想对策,应该能有破绽。
  晚上九点多,我到了九龙城区的旺角,旺角的马路上似乎二十四小时都挤满了人。我找了好几家饭店,都坐满了人,正徘徊的时候,却有个人拉住了我的手。
  一看,原来是白天一起在电视台做群演的仁兄,他见到我很高兴,问我上午好好的,干嘛溜掉,工钱还没拿了。
  我笑说尿急,忍不住。他很热情的拉我到旁边的大排档,一桌子上坐了七八个古惑仔,仁兄很热情的给我介绍那些都是他兄弟,挨个报了下名号,他自己叫春哥。我笑说内地最火的就是春哥了。
  而要介绍我的时候却卡住了,他顿了一下,问我叫什么名字。
  我咳了咳,缓缓的说出三个字:“陈一刀。”
  “扑街!”仁兄和他的兄弟全都惊讶的站起来了,仁兄指着我,颤抖着手,嘴巴蠕动,却说不出话来,似乎在措辞,一会后终于想到用什么词了,“你这名字,真的是,按内地兄弟的说法,屌爆天了!”
  我谦虚的说惭愧惭愧。其他几个兄弟也很热情,问我干什么的,我看他们那么热情,都是没有心机的人,所以也不骗他们,说自己是捉鬼的。
  谁知我话一出口,他们又张大了嘴,而后又说了刚才那一番话:“扑街!屌爆天了!”
  年轻人坐一起,很快就打成一片了,期间我说我是内地来的。他们就很高兴的说着内地怎样怎样,女孩在比较矜持,不像香港一样,个个朝前看,巴不得用钱cao自己了。内地环境好,风景靓之内的。
  我才找到,其实也不是每个香港人都歧视内地的,主流上,大家还都是很喜欢的,毕竟同文同源,只是个别的,喜欢像狗一样的吠,而这些人有容易博版面,媒体又不停的报道,所以就造成整个香港人都在跟内地过不去一样的假象。
  酒过三巡,春哥突然停了下来,好奇的看着我,说有事找我帮忙,问我能不能帮他。
  他那个热情,我怎么能够拒绝他呢,借着酒劲,拍胸脯说能帮的一定帮!
  原来他有个兄弟,两年前犯事坐牢了。然后他就没怎么去看他,奇怪的是,从上个月开始,他每天晚上都会梦到那位兄弟,梦里他兄弟浑身湿答答的,缩成一团,不停的说冷。后来他就去监狱探监,谁知道那位兄弟已经死了,从赤柱监狱后面逃跑,一路狂奔,跳下了悬崖,被水里的尖石头插穿了。靠,这么凶!
  我问春哥,每次梦到他朋友的时候都是在哪里。春哥吞吞吐吐,说就在他家里。
  呵呵,或许这不是梦。我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春哥,春哥脚一哆嗦,脸色惨白,其他几个伙伴也不说话,都看着我,等我拿主意。
  不过这事也简单,没什么大问题,枉死之人,去完成一下他生前的遗愿,然后再超度一下,基本上没啥事。
  春哥见我很有把握,也舒了口气。
  由于梁伯回内地了,所以没人管我,我也懒得回去,回春哥家睡觉,顺便帮他捋一下他兄弟的事情。
  春哥家在深水埗,他爸妈都死了很多年,所以现在是独住,房子是那种很老的房子,每层十几间房,一字排开,两两相对。走廊很长,因为年头过久的缘故,总是有股霉味,并且走廊的灯也是一闪一闪的。
  到他家后,春哥却说害怕,不敢睡。虽然我再三安慰他没事,但是他还是不敢睡。于是我就陪他聊聊天,聊着聊着,就聊到我现在的困境了,怎么混进A女星家去,当然,我没有说姓名。
  春哥听完后说这还不简单,泡她家佣人就行了!
  古惑仔就是古惑仔,歪门邪道比我厉害多了,我也是脑洞打开,对啊,她家不是还有佣人吗?泡她啊!
  可是还没来的及兴奋多久,就卡住了,因为我去过她家,见过她家佣人,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婆子,泡她,谁信啊?你敢信?你信我就敢泡!
  虽然春哥方法的不能实施,但是也给了我灵感,让我有个方向,明天一早,我就搞定这个老婆子去!
  由于呆在房间里太闷了,我就准备出去走走。看了下时间,一点多钟。
  打开房门,走廊的窗户不知道是因为靠山的缘故还是怎样,就感觉一股凉气袭来,同时还夹杂着一股檀香味。走廊的灯灭了,一眼望去,前面一间房门口有三点火,原来是在烧香,估计家里死人了或者怎样。
  我咳了一下,继续往前走,每间房间都安静的出奇,出奇的让人窒息,其实虽然现在一点多了,但是作为城市人,总有些没睡觉的看电视或者怎样,不像这层楼一样,如此安静。
  在路过那几根香时,我礼貌性的拜了一下。由于房子建的早,所以没有配电梯,然后为了节省位置,楼梯是回型的。
  我走在楼梯口,楼梯里回荡着嗒嗒嗒的声音,好像一个乒乓球在楼梯上一弹一弹。正要下去的时候,后面一声惨叫,我回头一看,原来是春哥跑出来了,他气喘吁吁的拉着我的手,说他眯了一会,睁开眼没看见我,吓死了。
  然后就借口说他也想出去透透气,就跟我一起下楼了,回型楼梯。不知为何,春哥一来,嗒嗒声就没了。
  春哥一直紧紧的跟着我,下楼后说带我去公园玩玩。到了之后其实也算不上公园,最多只是个居民活动的场地,里面一个篮球场,几颗大树,树下围起来,让人可以坐在下面乘凉。
  我找了个石凳坐下,春哥刚坐下就起来了,然后冲我嘿嘿笑了笑,往对面的石凳走。可能在空旷场地,人不会太害怕吧。
  我往后靠,翘起了二郎腿,春哥在对面的石凳坐下,然后正襟危坐,咳了一下。在转过头,像在对着空气说话。我明白了,春哥身上的阳气太弱,见鬼了,看他猥琐的举止,应该是个妖艳的女鬼。祁明义,河北大学毕业。黄绮先生的学生、弟子。自幼痴迷画虾,在黄绮先生的悉心传授下,激发笔墨天赋,专心致志,倾情一术,虾我共命,墨独钟虾,艺术成就斐然。他根据虾属节肢甲壳类体且通体透明的特性,由古代的“金镂玉衣”领悟、演变成了新的画虾表现手法,独创了“钢丝银线体”。在群星竟辉中,厚积薄发,脱颖而出。得到了海内外人们的普遍喜欢和认可。祁明义画虾,经数年严格训练与系统学习,师齐法娄,勤奋攀登,转益多师,日无懈怠,终凭苦心积学和奇思颖悟,使作品隽秀娴雅,清逸潇散大气,成为名副其实的一代画虾名家。
祁明义画虾,看似运笔简约,实则包含了探索的艰辛和作画运笔的历练,并非浅尝辄至几日能成。说是“似与不似之间,但他对虾的观察相当细致,甚至比工笔画还要精细。最后提炼精华用几笔跃然纸上这种”钢丝银线体“画法难度非同一般。
渤海之滨,运河狮城。昂昂铁狮,林林武英。南临齐鲁,北接津京。
祁明义者,壬辰年生。沧县人士,长流水命。河大毕业,书画伴程。
以佛律己,敦厚老诚。不沾烟酒,礼仪看重。粗衣淡饭,只求维生。
唯一痴好,画虾独钟。争分夺秒,魂牵梦萦。浩浩清池,抒我豪情。
弥弥翰墨,醉我心胸。矢志不移,虾我共命。仰观碧波,俯察吟龙。
精研细磨,日夜兼程。天赐灵感,艺技初通。师承黄绮,齐娄兼攻。
朔古追今,雪个青藤。手临心悟,蝶变新乘。累纸如山,颓笔成冢。
偶发灵感,夜起三更。遐思无羁,欲罢不能。雅俗成趣,心血凝成。
墨绽添翼,画遍国中。人人相求,比肩接踵。小有名气,半世之功。
生命不息,画虾不停。翰墨呼吸,沐浴儒风。寒暑不辍,画之以恒。
术独专一,只影孤灯。艺贵独创,笔随心性。钢丝银线,自创初成。
师法造化,探幽寻胜。天道酬勤,累积梦竟。桑榆非晚,浩气正浓。
我走过去,问她刚才有没有见到一个姐姐和一个哥哥。小女孩点了点头,然后指向左边那条路。
  我说了声谢谢,沿着路追过去,路上偶尔一些飘离的亡魂,但是我没怎么搭理。追了一段路,还是没找到春哥。我拦下了一个苍白的瘦弱亡魂,这魂一看就知道是吸毒吸死的,现在正不停的缩鼻子呢。
  他见我拦下了他,问我有没有粉。我去,人都死了,还要吸粉,我说粉有,但是你有没有看见一个女人和一个男的路过。
  毒鬼点了点头,指着旁边的一栋房子,说看见他们进去了。
  我赶紧往那房子里冲,毒鬼在后面虚弱的问我粉呢?我跑了进去,这栋房子跟春哥的差不多,也是回型楼梯,我跑到四楼的时候见到一个小男孩,在那里不停的晃头。问小男孩有没有见到一个姐姐和哥哥,小男孩没有理我,依旧不停的晃头,我正想放弃的时候,他却开口了,“妈妈,我没有偷钱,我真的没有偷钱。”
  哎,或许这小孩是因为被妈妈误会偷钱,并且惩罚他,而失手死了吧。不然不会呆在这里,人没有到本应该有的年龄而死,地府是不会收的,一直流荡在世间,做孤魂野鬼。
  我继续往上跑,上了天台,终于见到春哥了,春哥被一个白色长裙的女鬼牵着手,慢慢的往边沿走。
  “扑街!”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大喊了这么一声。
  女鬼和春哥都停住了脚,女人转身看着我,月光下,长发中分,脸色惨白,尽管这样,依旧遮掩不住她的美丽。
  一般鬼不会无缘无故的害人,要害人的,一就是恶鬼,就像恶人一样,害你不需要理由。二就是找替身,代替自己收飘荡之苦,这个也没办***回,自有它的法则和漏洞。第三个,就是有仇有怨!
  这妹子怎么看都不像是个恶鬼,之所以要害春哥,或许是找替身,或许是有仇。
  不过,我现在没心情去理会那些,救人要紧。
  女鬼对着春哥耳边说了几句,春哥继续慢慢的往前走,而女鬼则拦住路。
  都说干这行的随身都会带糯米,师父也有这爱好,但是我却不喜欢带糯米,因为小时候好奇学师父带糯米在口袋里,被老师嘲笑我是饿鬼投胎,上课都要带糯米。所以我再也不带糯米在身上了。
  虽然不带糯米在身上,但是我会带香灰在身上,一来小时候经常摔跤,流血时候就用香灰捂住伤口,二来吗,现在派上用场了。
  我突然抓出一把香灰,朝那妹子身上一撒,她马上实体化了,然后我猛地一个横身侧踢。香灰散了,妹子飘出了天台……在她飘出天台的一颗,一道鲜红的液体从她大腿内侧流下。这是不应该存在的现象!我赶紧过去拉住了春哥的手,用力一扯,一左一右抽了两个响亮的耳光。
  春哥醒了过来,问我怎么回事,他怎么到这来了。我问他泡妞嗨不嗨?他嘿嘿笑着说嗨,我说我要再来晚一点,你更嗨了!春哥不明所以,却左右看着,问靓女去哪了。
  呵呵,真是不知死活。
  在下楼的过程中把刚才的事情说了一遍,到二楼时春哥突然脚软,坐在了楼梯上。我以为他受伤了,便问他哪里不舒服,他摆了摆手,说没事,只是腿软了,休息一会就好了。
  我们回到了住处,躺在床上,我细想了一下,那妹子身上一股怨气,冲天的怨气,现在还没到气候,假以时日,可能更猛,至于一个漂亮的妹子怎么会有那么大的怨气,我就无从得知了。
  春哥一宿未睡,但是我睡的挺香的,因为太累了,早上六点钟,我不情愿的被闹钟叫醒,然后下楼打车去湾仔。春哥因为害怕一个人独处,也跟着我去了,这样也好,有个帮手,在车上报了地址,就补了个回笼觉,到的时候已经精神了不少。
  我在门口等了一会,没见到A女星的佣人,然后去了附近的菜市场,找到她了。
  我问春哥想不想当一回男主演,他连连点头,我说这就行了。让他等会扮个恶人,打劫女佣,并且假装要杀了她。
  春哥有点担心太危险,被警察抓到就要洗屁股蹲监了。我说没关系,打开了手机拍摄,万一被抓了,我们就说是录恶作剧的节目,反正现在也挺流行的。春哥一看自己又要上镜了,连连说好。
  女佣买好菜回来的路上,在一个偏僻的角落,被春哥一把拉住了,抽出了随身带的水果刀,说了几句就要捅这时我英雄救美,大喊一声小贼哪里跑!春哥溜了,女佣赶紧的看着我。
  由于春哥浑然天成的精彩表演,女佣丝毫没有怀疑这是一场戏。
  女佣看出我后,很快就认出了我,问我怎么这个时候来。我掐了下手指,说几个月前在A女星家里,看她的脸色就算出她这个时候有一劫,我现在就是过来帮她渡劫的!
  女佣对我感激不尽,问我劫数过了没有。我告诉她还没有,刚才的只是劫的一种形式而已,劫不灭,会有不同的形式出现。要想破了她的劫,必须在她房间做场小法。她面露难色,说现在不方便,A女星回来了,我说这个不急,其他时间也一样。
  我不急,她怎么会不急呢,翻着眼睛想了一会,说晚上A女星要去见一个导演,依照惯例,可能不会回来睡觉。
  天赐良机,我和她约好,晚上她带我进去,我给她做法!
  春哥因为一宿没睡,所以到天亮后,有安全感了,趴在公园睡着了,好在现在是冬天,不然晒死他。
  由于时间比较足,所以我也得做好充足的准备。让阿雯给我准备了引魂符,还有黄杨木盒子,再准备了一根红线,还有一块死玉。想想,也算差不多了。要走的时候,阿雯给了我另外一样东西,戒指,我看了一下,不觉得有什么特别的,阿雯说梁伯遇到大的对手时,都会带上这个,能防身。他临行前特意交代过,如果我真的要动手的话,就把戒指给我,让我带上。
  用红线引魂,到黄杨木盒子里,装起来,让他没地方钻。如果遇到意外情况的话,就用死玉,死玉也能困住鬼魂,仔细推敲,我感觉自己不会落下什么东西。
  下午无所事事,找出了那个之前我收女歌手的盒子,拉下了所有的窗帘,把木盒子放在桌上,余音渺渺,好不享受。
  傍晚时分女佣给我打电话,说A女星出门去了,让我赶紧去给她做法。我也迫不及待,赶到了小区门口,女佣出来接我,进房后我假装掐指算了算,说现在还不适合做法,得让她先洗个澡,等半个小时再动手。女佣很怕死,乖乖的去洗澡了。
  而我,在客厅里转了一圈,没有发现可疑点,看来A女星把小鬼藏到房间里去了。于是我试探的推了一下房门,锁了,密码锁。

 2018年全年资料大全大全 04月19日 
 2017年最新火热故事新篇 04月28日 
 今期白小姐一肖图是什么,破解图谜 08月22日 
 香港众多明星日志 12月13日 
 今期心水报是什么样的呢 09月26日 
 今天是香港最的什么好节日 09月29日 
     
【一肖中特,一肖中特免费公开资料,免费一肖中特,香港马会资料大全,六合宝典